科举考试要求写十二句诗,他只写四句提前交卷

科举考试要求写十二句诗,他只写四句提前交卷

时间:2020-03-16 07:46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文|疯癫史鉴

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自隋炀帝正式创立进士科以来,书生们参加科举考试就像鲤鱼跳龙门一样,考试时大都卯足了劲,希望在万千考生的拥挤中穿过科举这座独木桥步入仕途,一点也不敢马虎大意,可唐朝诗人祖咏却只写了四句就提前交卷,考官拦都拦不住。

祖咏是洛阳人,擅长诗歌创作常常因为一句诗苦思冥想,少年时期就有一定的文名。后来通过选拔在一年冬天去长安参加科举考试,当时的应试题目是雪,按照要求要写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排律诗。祖咏在考场上蜷缩着身子,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阵挥笔写下四句,端详了好一阵,对考官表示要交卷。考官瞥了一眼祖咏的试卷问:怎么才四句?

考官不想节外生枝,劝诫祖咏再补充八句。祖咏却甩下两个字“意尽”,而后施施然离开考场。在艺术层面一直流传着,少即是多,简单即美的设计理念。文学上也是如此,祖咏所做的《望终南余雪》:终南阴岭秀,积雪浮云端。林表明霁色,城中增暮寒。

短短四句话,既写出了山的气势,又写出了雪的壮观和俊美。尤其是最后一句城中增暮寒从触觉上描写,远在长安都能感受到来自终南山的寒意。从文学上确实像祖咏所说的那样意境已经写尽,多一分画蛇添足,少一分略显不足。这首诗给祖咏带来了诺大的名气,被后人列入《唐诗三百首》等选集,成为少数几个流出后世的应试作品,祖咏之名在诗史上留下了绚丽的一笔。

可从科举的立场上来说,祖咏作为考生只写了三分之一就提前交卷,不合规矩也太过另类。这样不合群的存在集体中很难生存下去,德国动物行为学家德吕舍尔在南非观察狮群的时候发现,有两只白皮毛的狮子经常受到其他狮子的打压,每次进餐它俩都得眼巴巴的挨到最后,在吃剩下的骨头中尽可能的挖出一些吃食。两年后只好逃离狮群另谋出路。

祖咏就像这两头白狮子一样,在开元十二年中举成为进士后,硬生生的熬了二十年,还没有得到官职授予。天宝三年在芮挺章编的《国秀集》中,仍然称他为“进士祖咏”。在这二十年中祖咏的生活穷困潦倒,居住在山林之中活像一个野人,诗人卢象在《送祖咏》中写道“胡为困樵采,几日被朝衣”。王维作为好友也曾给祖咏写过几首诗:相交二十载,不得一日展。贫病子既深,契阔余不浅。

祖咏也曾出仕为官,估计很快就遭到了罢免,连他在什么时候出任什么官职都无从考究,只能从他的诗句《长乐驿留别卢象》中看出内心的愁苦:“故情君且足,谪宦我难任。 直道皆如此,谁能泪满襟。 ”祖咏至此心灰意冷归隐山林,这个结局或许在考场上早已注定,意尽路也尽。

作为诗人祖咏的确很有才华,诗运思精细,风调清奇,行文紧密而又复杂,对杜甫岑参等诗作大家都有不小的影响。可一个成熟规范的团体更看重集体行为,无法融入集体的因素很容易就被集体排挤掉,求同排异大概是所有智慧群体的本能。团体的规模越大,个体起到的作用越小。狮群少了两头白皮狮子还是狮群,盛唐少了祖咏还是盛唐。

名传青史,听起来风光,但那穷困潦倒的一生却也做不得假。如人饮水冷暖自知,值与不值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感谢你的耐心阅读,感觉还不错的话还请花费几秒钟时间点赞或评论支奖励一下,如果愿意关注那就更好啦。